美媒:食品安全丑闻频发 有机食品在中国受青睐
时间: 2015-01-15 13:49:39.0

参考消息网1月5日报道 外媒称,中国的食品安全丑闻促使年青一代改变方式购买新鲜农产品和肉类,城市居民当中逐渐兴起一股有机食品热。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1月2日报道,根据国际有机食品博览会公布的数据,迄今为止有机食品在中国的渗透率还很低,只占食品消耗总量的1.01%,但这已经是2007年数字0.36%的约3倍。  过去7年里重大食品丑闻频发是有机食品市场增长的主要催化剂。国际有机食品博览会预计,今年有机食品在中国食品市场中所占份额将达到2%。  美国食品咨询公司“食品哨兵”在2014年将中国列为世界上最无视食品安全的国家之一。2013年,上海市饮用水的主要源头黄浦江里出现了数千头死猪。几个月后,包括用老鼠肉和狐狸肉冒充羊肉在内的多起肉制品犯罪引起公愤,超过900名犯罪嫌疑人被抓。  麻烦在2014年继续发生,美国肉类供应商福喜集团的中国分部被指使用过期肉。福喜公司为中国大陆的麦当劳和百胜集团旗下肯德基等快餐连锁店供货。沃尔玛也引起关注,据披露,它的驴肉产品里混杂了狐狸肉。最近,赛百味也受到审查,中国媒体在12月底报道说,北京一家门店的工人更换肉类和蔬菜包装上的“报废标签”以延长使用时间。  有机食品的兴起估计还会得到政府官员的支持,在这个一贯全力以赴促进工业增长的国家,政府逐渐以营养和环境为重点来刺激国内消费。  食品丑闻激励北京诺亚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朱迅创办了自己的企业。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朱迅讲述了他和一个朋友向担忧食品安全的中国人出售有机农产品的故事。“我和朋友想吃得健康一点,在餐馆吃饭的时候,我们不知道那些菜和肉是从哪儿来的。”  不过,不含化学物质的产品可不便宜。从诺亚有机农场一次性送6公斤蔬菜要收199元,是超市价格的5倍。如果再加上10个鸡蛋、一袋粗粮,费用就会增加到299元。  由于工资上涨而通胀率降低,中国中产阶层的购买力增强,更多消费者现在有能力重视健康和饮食。为吸引富有品牌意识、怀有诸多疑虑的消费者,朱迅建立了一套体系,消费者可以先参观农场,亲眼看一看肉类和农产品。迄今为止,农场有大约1500名会员,企业勉强可维持收支平衡。  北京市民王曼(音)以前做梦都没想到她会对城里的很多便利超市敬而远之,如今她经常去诺亚有机农场。这位30岁的平面设计师说:“农场邀请我们去看一看,我非常喜欢,于是决定从那里订货。”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有机食品在中国大受青睐    【延伸阅读】 2014黑龙江绿色有机食品博览会在哈尔滨开幕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9月26日,观众在博览会现场参观。当日,2014黑龙江绿色有机食品博览会在哈尔滨开幕。本届展会展览面积28500平方米,设绿色食品展区、科技支撑展区、金融及其他服务展区、畜牧业展区、绿色食品交易中心展示及现场交易区五个展区。展会期间将举办黑龙江省绿色食品产业高峰论坛、绿色食品采购对接会、2014黑龙江金秋粮食交易合作洽谈会。同时分别举办乳业、肉业、冷链物流、绿色食品品牌建设、金融支持食品产业发展等专题交流活动。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这是黑龙江省农科院绿色食品展区展出的玉米(9月26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9月26日,观众在博览会现场品尝绿色蜂蜜产品。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2014-09-26 14:36:09)    【延伸阅读】台流通业教父:台湾面临有机食品风暴全联福利中心总裁徐重仁表示,台湾有机食品到处都是,通路也应做到“源头管理”,加强认证,防止再发生另一个食安事件。图:“中时电子报”  中新网9月24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全联福利中心总裁徐重仁23日直言,台湾的有机食品到处都是,在馊水油事件之后,可能还会有“有机风暴”。他认为,通路也应做到“源头管理”,对食品安全把关。  徐重仁昨日参加远见企业社会责任论坛,提到他刚从日本回来,在日本有机食品仅占市场2%,台湾则到处都是有机食品,这方面要加强认证,当局也应该帮助消费者了解。  “农委会”统计,去年台湾有机农地耕作面积近6000公顷,是10年前的5倍之多,其中又以水稻和蔬果居最大宗。  近10年来台湾进口的农药成品,每年都有2000-3000吨,同样的,用于内销的农药成品也都在5000-6000吨。岛内实际用于耕种的土地逐年减少,有机耕地的成长如此之速,但农药的进口及内销并未明显减少、甚至还有增加,不禁令人怀疑,进口和内销的农药都用到哪里去了?有机耕种业者更直接爆料,“台湾的有机食品,很多都不有机。”  台“农粮署”农业资材组组长庄老达说,进口农药数量多寡,与岛内农药生产量的消长有关,如进口多,可能是岛内生产少了,无法与有机农田面积的增长混为一谈。  对照庄老达说的,根据“农委会”统计,近年来岛内生产的农药都在7000-8000吨之谱,并无庄老达所言“此消彼长”的情况。  针对徐重仁所指“台湾到处都是有机食品”,庄老达表示,有机农地生产的有机农作物,连同每年进口约1万公吨的有机食品,在岛内整体食品市场的市占率不到1%,市场规模仅约40多亿元(新台币),相较于日本的2%、欧洲的5%,相对少得多。在认证部分,“农委会”拍胸脯保证,台湾有机食品的认证标准,绝对是全世界最严格的。  庄老达强调,目前岛内经“农委会”认证的民间有机食品验证机构有13家,想要申请有机农田耕作的农民,须向机构提出申请,且即使认证通过, 每次效期也只有3年,期间还必须接受每年1次的农田现场操作记录追查,以及不定期的市场产品抽查,以确保耕作过程未使用农药及化学肥料,生产出来的作物更必须农药残留“零检出”。  248农学市集创办人杨儒门痛批,食品GMP认证是假的,“农委会”的有机认证也是没路用(闽南语)。惟有真正做到友善环境,以及兼顾农民稳定的收入,民众才可以真正吃到健康。  (2014-09-24 09:30:16)    【延伸阅读】台媒:台当局把关不严 有机食品藏危机(图)民众“迷信”有机,总认为有机更营养,但专家指出,有机与否并不影响营养素,差别只在有无农药检出。(台湾《中国时报》资料照片)  中新网9月24日电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面对可能的有机风暴,有机农产品业者爆料,台湾有机产品认证的把关根本“不严”,从土地的隔离、水源、肥料、认证机制,都有非常多的漏洞,每一个环节确实都有爆发问题的可能。  目前台湾一年有机农产品的产值约30亿元(新台币,下同),某大型有机农产品业者指出,台湾有机农产品种植面积6000公顷,但可种植面积达81万公顷,现在开发面积仅7.4%,有机产品的认证数目其实还不算泛滥,问题在认证把关的过程相当松散,让许多号称“有机”的产品其实“不有机”。  业者指出,目前“农委会”授权的合法CAS标章有机认证单位,包括中兴大学、成功大学、慈心等共十几个。可是这些机构就和食品GMP认证一样,一年只到现场抽验2次,次数根本不够。  业者说,有机产品生产流程,充满太多污染的管道,所谓有机产品,就是不能有农药与重金属残留。但他质疑,台湾有机产品认证规定,有机田地与非有机田的隔离带却只需6公尺,现在喷洒农药都采动力喷射,用小发财车沿路喷,只要风一大,很容易就污染到旁边的有机农田。  第二是“有机转型”的灰色地带漏洞。业者说,从非有机农地转成有机农地,中间转型期约2至3年,种出来的农产品才可以说没有农药残留。但是,事实上,很多转型期生产的农产品,早都已经打着有机招牌在卖,这能说是安全的有机产品吗?  此外,有机产品需要用有机肥料施肥,但许多有机业者都偷偷用化学肥料,也就是如硫酸氨、尿素,这些石油产品附加物生产的肥料,很难被检出。也有许多小农为节省经费,拿鸡粪当有机肥,但鸡粪内含抗生素,很容易就产生病菌。  而就算完全没有被农药污染,但如果水源不干净也没用?业者指出,像台南北门、云林口湖的地下水源,都检测出有重金属的砷污染,但当地的有机小农都是抽低于警戒线的地下水灌溉,安全令人忧虑。  (2014-09-24 09:30:12)    【延伸阅读】美报揭秘有机食品五大“神话”  参考消息网6月22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6月20日刊发了俄勒冈大学新闻学教授彼得·劳弗的文章,破解关于有机食品的五种“神话”。  文章称,对于食品安全和价值的担忧正在促使越来越多的购物者把标有“有机”字样的食品放入购物车。据美国农业部的统计,过去20年来,消费者每年的有机食品和饮料开支从10亿美元左右增长至280亿美元。但有机是如何定义的?有机食品是否始终是最健康的选择?  1.如果某种产品被标注为有机,那么它就没有接触过除草剂和杀虫剂  只有“100%有机”的标签才能保证美国农业部对有机的定义。这意味着蛋类和乳制品没有接触抗生素和生长激素;农产品生长过程中使用的肥料不含人造或污水成分;产品中不含转基因有机物。但这一标签未必意味着完全没有除草剂或杀虫剂。  对于贴有美国农业部“有机”标签的产品,只有95%的成分必须是有机的。生产商可以对食品添加约200种非有机物质,而不会牺牲食品的有机属性。而这5%的非有机成分可能喷有除草剂和杀虫剂。其余的95%可能接触美国农业部批准的生物或植物防虫剂——甚至是一系列对杂草和害虫有毒、但据称对人类无害的可以添加的化学成分。  2.有机食品对人体更有益  如果有机食品相对不含大多数除草剂和杀虫剂,那么认为有机食品更健康就是符合逻辑的。传统食品中此类有毒物质的残留据信不会对人类健康构成危险,但由于它们能杀害杂草和害虫——并在人体中积聚——因此避免食用此类化学物质是明智的。  有机食品是否营养价值更高则是另一个问题。虽然美国儿科学会表示,有机食品中杀虫剂含量较低能降低摄入耐药细菌的风险,但“从长远来看,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有机饮食能改善健康或降低患病风险”。  3.有机食品更环保  毋庸置疑,不给农田施加杀虫剂更有益于环境。有机耕作的其他方面,如轮作和定期休耕,也对环境有利。不过,仅仅由于食品是有机的并不意味着其生产和运输必定有利于环境。考虑一下来自玻利维亚的一罐有机黑豆、一袋来自中国的有机大米或一盒来自亚美尼亚的有机杏。将这些产品运输到你附近的杂货店产生的碳足迹比运送本地产品要多得多。  此外,将自然栖息地转变为大片耕地会伤害当地动植物群。  4.标注为有机的产品接受过检查,能够确保其纯正性  有机产品的检查过程往往是粗略的,而且常常存在不连贯性和潜在的利益冲突。声称生产有机产品的农场和食品生产商每年至少经第三方检查一次。严格的检查既包括简单地查阅日常文件和到田间走访,也包括与农场主、工人、加工者和运输者进行详细面谈等。接受检查的农场主和食品加工者为争取获得通过的机会,向认证机构支付报酬。各认证机构也相互争抢生意。因此,如果检查严格,农场主可能转而选择与较宽松的认证机构合作。  5.标注为有机的进口产品符合美国标准  贴有美国农业部有机标签的产自美国之外的食品本应符合美国标准,但国内认证面临的问题在进口食品方面更加严重。第三方认证机构的雇员很少前往海外进行检查。相反,这些认证机构与在食品来源国开展业务的当地公司联系。检查链如此延长增加了欺诈和检查不严格的机会,当食品进口自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等腐败猖獗的国家时情况尤甚。不符合美国有机标准的食品也能通过监管不严的第三国进入美国。  (2014-06-22 15:17:00)    【延伸阅读】有机食品走向“私人定制”:监管空白需填补  让消费者信任是关键  尽管有机食品的“私人定制”时代已经开启,但是,由于食品安全在中国被不少人视作“老大难”问题,与欧美相比,正处于“襁褓期”的有机农业更需要精心呵护。  目前,参与有机食品“私人定制”的农场以中小型为主,不过,2012年7月1日,新版《有机产品认证实施规则》正式实施,“一品一码”、“全程追溯”等严格的标准让打着有机旗号的“李鬼”难以招摇撞骗,但同时,高昂的认证费也把诸多中小型农业合作社和农户挡在了门外。某小型有机蔬菜基地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单一品牌的有机认证费2.8万元,再加上土壤、水质、空气等的检测费用,总算下来不低于5万元。”此外,认证程序复杂,也让中小生产者为难。  不过,从另一方面而言,中小型农场亦具有优势。  在有机食品领域从业多年的石嫣说,上了规模的企业,几乎不可能做到和消费者个体沟通,“客户太多了,沟通成本太高”,所以只能通过认证,通过第三方实现信任。因此,全国各地的CSA农场的规模大多并不大,以几十亩居多。农场的规模小,意味着与消费者的沟通成本很低,便于形成小众化的“订单式”生产。  事实上,对于有机农业的中小生产者来说,存亡与否更多系于如何建立起消费者对自己的信任。“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建立起互信,这是中小企业与消费者所能达成的认证有机食物的最低成本。”常州CSA项目“大水牛市民农园”的创建人程存旺说。  石嫣也告诉记者,在其他信任体系严重失灵的情况下,这种信任才能成为基本保障。  牛新胜建议,要想打消消费者的顾虑,可以通过在温室大棚里安装联网摄像头,实现生产全过程的视频直播,让消费者通过网络能够看见“自己家吃的每一棵菜”。“得让消费者亲眼看到生产过程,这样对产品的健康品质才能放心”。  监管空白需填补  值得注意的是,有机食品“私人定制”若想长足发展,还有诸多方面需要完善。  首先,仅靠基于信任建立起来的消费市场是远远不够的。在利益驱动下,行业内还是存在“偷偷使用农药”“对外购买产品充数”等一些乱象。因此,监管方面的空白亟待填补。  不仅如此,“散户”发展模式也需要转变。  有业内人士称,中小型有机农场应积极探索与大型商业银行合作,通过为银行VIP客户提供有机食品,实现大客户的捆绑式营销。同时,争取政府政策、资金的支持和农业保险投保,实现风险的“兜底”。  根据中投顾问最近发布的《有机食品市场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目前有机食品在整个食品行业市场份额中所占的比例不足1%。“我国地域广阔,各地特产多样,劳动力成本较低,有机食品产业前景是非常广阔的。只要政府加大政策扶持和补贴力度,各地集中力量打造精品品牌,我们就一定能够发挥后发优势,做大做强有机食品产业,甚至改变国外对我国食品质量低劣的偏见。”北京有机食品特供网总裁江荣生说。  而在价格方面,金智贤介绍,有机蔬菜的价格是普通蔬菜的3至5倍,一个家庭一个月要消费1200元左右,因此目前的客户主要集中在既追求健康生活,又具备经济能力的企业老板、大学教授、医生等高端群体。若想进一步推广,也需在降低价格上下功夫。

分享到:
  返回知识讲座
  返 回 首 页
头版头条